• 回望東瀛:日本的“變態”環保體系是怎樣練成

    發布時間:2020-04-10 09:24

    旅行見聞:日本的環保規矩老外遵守也難

    日本是全球公認的環保之國。干凈,是許多游客對日本的最深印象。碧水藍天,一塵不染,馬路上的垃圾桶很少,但也基本見不到紙屑和煙頭。干凈的城市環境總是讓人印象深刻,吸引大量外國游客赴日旅游。

    但在日本人干凈環保的背后,是日本人在外人看來近乎變態的、奇葩的環保生活。

    我第一次到日本旅游,就聽導游滔滔不絕地講日本人如何處理生活垃圾。比如,想要扔掉一個飲料瓶,首先瓶蓋要擰下來單獨扔掉,同時瓶身上的塑料標簽也要撕下來單獨扔,最后塑料瓶體要用水將瓶內污漬沖掉、踩扁,再單獨裝入透明塑料袋中扔掉。再如,在中國能賣錢的粗大垃圾,如廢紙盒、舊電器、舊家具等,在日本反而需要花錢去處理。日本人必須要把粗大垃圾搬到指定回收點,而不是放到平時扔垃圾的地方。

    另外,扔垃圾也有時刻表。在日本,每戶家庭的墻上幾乎都貼有兩張時刻表,一張是電車時刻表,另一張就是垃圾回收時間表。每周7天,回收垃圾的種類每天各不相同。居民需要在垃圾清運當天早晨8點前,把垃圾堆放到指定地,不能錯過時間,否則就要等下周。

    | 日本城市生活垃圾回收日歷

    日本人對超市垃圾的處理也很奇葩。以白色飯盒為例,人們在超市買了白色飯盒裝的東西回家后,不會隨手把飯盒扔掉,而是在使用后把飯盒洗凈晾干,再交回超市,由超市把飯盒統一返還給廠家進行再利用。目前日本一共有40個生產飯盒的工廠,其中8家工廠既生產飯盒,又回收飯盒。而這8家的生產量,占到日本總飯盒生產量的90%。

    在旅游景點,飲食攤販產生的垃圾都負責自己回收。游客吃完之后,要分別扔到不同的垃圾桶中。這次我在日本旅行,非常注意這方面的事情,不僅僅是好奇,而且是自由行必備,怕為此鬧出不應該有的笑話。從實際觀察來看,日本人對外國游客還是很寬容的,酒店有專門的清潔人員把客人留下的垃圾重新整理分類。外國游客對日本的環保習慣也不能完全遵守:例如外國游客少的街區,非常干凈;外國游客多的景區,就會偶爾看到隨意扔的小垃圾和煙頭。

    回國以后,在網上查閱日本環保和垃圾處理的資料,才知道,六七十年代的日本也曾飽受大氣嚴重污染和垃圾包圍城市的困擾,日本環境得到大幅改善,也就是近幾十年的事情。通過日本政府與國民的共同努力,日本的生活垃圾處理和循環利用體系經歷了一個逐漸完善的過程,目前已經走在了世界的前列。


    日本的環保體系:細致至極的垃圾分類

    在日本,垃圾被稱為“廢棄物”,被分成一般廢棄物、產業廢棄物和有毒有害廢棄物三大類,生活垃圾屬于一般廢棄物。當前,日本的生活垃圾又被分為可燃垃圾、不可燃垃圾、粗大垃圾和資源垃圾。具體的分類體系如下:

    • 可燃垃圾:包括廚余垃圾、報紙、紙箱、紙盒、雜志、舊布料、包裝容器等。垃圾丟棄方法:放入指定的垃圾袋丟棄。

    • 不可燃垃圾:包括金屬、玻璃、破碎的家電制品、陶瓷器、塑料等。垃圾丟棄方法:放入透明或半透明的塑料袋丟棄。

    • 粗大垃圾:包括白色家電類(電視機、空調機、冰箱/柜、洗衣機)、金屬類、家具類、自行車、陶瓷器類、不規則形狀的罐類、被褥、草席等。垃圾丟棄方法:首先,測量垃圾的大小。最長部分的長度為50cm以上的物品被認定為大型垃圾,2m以上以及70kg以上的物品不收集,需要預約大型垃圾受理中心處理。其次,按照長度交完粗大垃圾處理費用之后丟棄。

    • 資源垃圾:包括飲料瓶、茶色瓶、無色透明瓶、可以直接再利用的瓶類。垃圾丟棄方法:罐清空后沖洗,然后放入透明或半透明的塑料袋丟棄。

    進入70年代,日本開始實施垃圾分類,起初只分可燃和不可燃垃圾。隨著資源垃圾分類回收利用的發展,垃圾分類也越發細化和復雜。這些分類不僅出現在東京這樣的大城市,日本其他小城市及農村地區,垃圾分類也一樣。例如愛知縣的一些城市將垃圾約分為26類,熊本縣水俁市約24類。再如,德島縣上勝町在日本國內以垃圾分類細致而著稱,分類竟達到34類之多。橫濱的垃圾分類手冊竟然長達27頁,紛繁復雜的條款讓人難以置信。因為難以記憶,家庭主婦一般都要在廚房里放一份分類手冊,隨時翻閱。

    | 日本德島縣上勝町垃圾分類

    日本的垃圾分類細致,不是為了顯擺,而是為了垃圾的資源化處理。垃圾隨手一扔非常瀟灑,但瀟灑之后是各種垃圾混合一起無法處理,最后只能垃圾圍城。在日本,一個香煙盒,其間的紙盒、外包的塑料薄膜、封口處的那圈鋁箔,就要分成三類處理:外包是塑料,盒子是紙,鋁箔是金屬,所以這件東西就要分三類丟棄。廚房的廢油,在日本是這樣處理的:主婦們會自己出錢去超市購買一種凝固劑,凝固劑倒入廢油,油就成為固體了,然后將固體的油用報紙包好,作為可燃垃圾處理掉。

    看起來如此麻煩的事情,日本人卻樂此不疲。分類垃圾被專人回收后,會進行環保再利用。例如,日本的免費公廁都提供免費衛生紙,而這些衛生紙是利用回收的車票做成的。長此以往,已經形成資源循環利用型的社會體制。

    日本從1980年開始實行垃圾分類回收,如今已經成為世界上垃圾分類回收做得最好的國家。目前,日本每年人均垃圾生產量只有410公斤,為世界最低。更重要的是,垃圾分類回收已經成為日本民眾的一種自覺行為,即使沒人監督也會嚴格執行。


    日本環保的發展歷程

    教訓開始

    環保的一切都是從教訓開始的,日本也不例外。從上世紀六十年代至今,日本的環境保護主要經歷了治理工業型污染、治理生活型污染、重視碳減排問題三個發展階段,相應的環保產業重點領域也隨之而發生變化。

    19601970十年間,日本經濟 “高速增長,但與此同時,增長伴隨著公害產生了許多人為的環境危害。大量生產、大量消費和大量廢棄,日本的環保問題也相當突出,出現了很多關于垃圾問題的沖突:在環保史上,震驚世界的水俁病、痛痛?。?/span>鎘中毒)等公害疾病就源發于日本。

    六十年代末期,公害患者與支援他們的司法團體接連提起了針對公害發生企業的訴訟。特別是新瀉縣新瀉水俁?。?/span>19676月提訴)、三重縣四日市公害(19679月提訴)、富山縣痛痛?。?/span>19683月提訴)和熊本縣水俁?。?/span>19696月提訴)這四大公害的訴訟,促進了日本對工業污染的治理。

    國家立法

    在六十年代之后,日本政府陸續出臺了一系列環保法律政策,在此催動下環保產業蓬勃發展,至今已經成為一個擁有龐大體系和世界影響力的行業。

    1970年12月25日,日本國會制定了《廢棄物處理法》,這部法律設立的目的是遏制廢棄物的排放,并對廢棄物進行適當的分類、保管、收集、運輸、再生和處理,保持清潔的生活環境,提高公共衛生。

    1986年頒布了《空氣污染控制法》,對焚燒生活垃圾的設施做出具體規定。

    隨后在1995年制定了《容器包裝再循環法》,1998年制定了《家用電器再循環法》,2000年制定了《循環型社會形成推進基本法》,提出要減少廢棄物的產生,促進資源的循環利用等。

    在長期法律和宣傳教育的影響下,在公民自我約束和輿論監督的作用下,無論是日本的城市還是鄉村,都將垃圾處理工作做到了極致。

    到了九十年代,日本提出了“環境立國”口號,為了實現“零排放”的“循環型社會”的理想,集中制定了一系列法律法規,這是日本資源循環利用率高,環境保護好的最重要保證。

    這些努力使日本的環保法規形成了日趨完善的三個層次:

    • 第一層次為基本法,即《建立循環型社會基本法》;

    • 第二層次是綜合性法律,有《廢棄物管理和公共清潔法》和《促進資源有效利用法》;

    • 第三層次是針對各種產品的性質制定的專項法律法規,如《容器和包裝物回收利用法》《家用電器回收再利用法》《食品回收再利用法》《建筑及材料回收法》《車輛再生利用法》《綠色采購法》等。

    這些法律覆蓋面廣、操作性強、責任明確,對不同行業的廢棄物處理和資源循環利用等作了具體規定,并相繼付諸實施。


    產業發展

    2001年,日本環境廳升格為環境省。按日本環境省的產業劃分,日本的環保產業被分為污染防治、碳減排、資源循環、自然環境保護四大領域。在四大產業領域中,最先發展起來的是污染防治行業,主要就是廢水、廢氣和土壤污染的治理。這一行業的發展對應于日本高速工業化時期,主要為了解決工業化所產生的公害病問題。主要行業包括廢氣脫硫、廢氣脫硝、污水處理工程、膜材料和土壤污染治理工程等,是由工程業務作為主導的一個行業。

    隨著日本進入后工業化時代,從上世紀90年代起,污染防治市場就增長乏力。日本現在環保產業中最受關注的有兩大領域,其一是資源循環行業,其產值較高,占整個環保行業的50%左右,主要包括工業廢棄物回收及處理、生活垃圾處理和電子廢棄物回收處理。細分行業中增長最大的是家電及電子回收行業。

    日本的垃圾處理站叫做是資源循環站。垃圾經過分類處理后變廢為寶,有的用于火力發電,有的用來建設蒸汽游泳池,從垃圾里提取金屬成為原料,最后剩下來的垃圾渣用來鋪路和填海,日本東京著名的娛樂區——臺場,就有一半是垃圾填出來的。日本幾乎做到了垃圾百分之百回收,依賴的不是先進的技術和發達的科技,是全民對環境的敬畏、真摯的感情和高度的民眾自覺性。

    體制成型

    新世紀以來,日本依靠完善的法律體系,建立了由國家、地方公共團體、企業和國民分別承擔責任的廢棄物處理體制,不斷推進循環經濟,提高資源利用效率,成為環境保護和社會發展的重要推動力。

    以廢塑料回收為例,日本曾經是世界上第二塑料生產大國,廢舊塑料的回收一直是困擾日本的嚴重社會問題,所以對廢舊塑料的回收利用一直保持積極的態度。在3R(Reduce,Reuse,Recycle)政策確立后,在政府、企業和市民三方通力合作下,逐漸開始分類回收廢棄塑料瓶、廢棄罐頭等,并以此作為再生資源來生產新的產品。

    到2010年,日本全國共收集PET飲料瓶62.8萬噸,其中29.8萬噸在國內得到回收再利用,出口至中國等國家33萬噸。所回收的PET廢瓶,在日本國內有17.2萬噸經過破碎和清洗,得到高品質的PET平片再生原料,其中49%用于生產塑料膜,34%生產化纖,11%用于化學法“瓶到瓶”的生產。為了提高再生產品的質量,回收中心也會將回收來的廢棄塑料瓶中的異物、瓶蓋及商標紙去除后,進行壓縮打包成瓶磚,再提供給資源再生企業。


    日本“變態”環保體系的練成

    建立準則

    生活垃圾處理是一項涉及面非常廣的事情,也是居民自身利益、企業盈利目標及政府的行政權力之間綜合交叉的復雜地帶,不可避免地存在矛盾和沖突。例如垃圾處理設施的建設和選址,就難以在民眾中達成共識。這就需要建立一種公正的規則,讓整個環保系統建立在牢固的基礎之上。

    1971年,東京發生了“垃圾戰爭事件”。起因是1971年前的日本,垃圾分類并沒有做得非常細致,當時東京曾經試圖將全部垃圾送到集中分布于江東區等海灣地區的垃圾焚燒廠。當時這些未經分類的垃圾中,殘存有很多廚余垃圾,含水量高,很難完全燃燒,最終造成黑煙,在海灣地區導致了嚴重的大氣污染與衛生問題。

    為了減輕海灣地區的負擔,東京的各個區嘗試在自己區域內建造垃圾焚燒廠,杉并區也曾經計劃建一個垃圾焚燒廠,但市民反對,最終沒有建成。于是繼續把大量的垃圾運往當時垃圾處理廠比較集中的江東區,但江東區的民眾認為杉并區拒絕在自己的地區建立焚燒廠的態度是不公平的,所以與區長一起發起抗議活動,拒絕來自杉并區的垃圾,并最終造成了混亂,成為“東京垃圾戰爭”事件。后來,在廣島也發生了同樣的事情。

    “垃圾戰爭事件“,最終在日本形成了“排放者負責制”,即垃圾的來源地負責處理該地區的生活垃圾,拒絕將垃圾轉移到其他地區。市民在抵抗運動中產生了兩個理念:

    • 第一是垃圾要在自己的區里進行自處理;

    • 第二是帶來麻煩的事情要讓大家公平地去承擔。

    在東京,自己區的垃圾不拿到別的區處理,而是在自己的區內建立垃圾處理廠成為重要的原則,包括澀谷、池袋這些比較繁華的地區也必須有自己的處理設備和處理廠。

    這種“誰污染誰治理”的重要的原則現在已經成為國際準則,不僅國與國之間垃圾不能轉移,城市與鄉村之間,城市與城市之間,甚至大城市的城區與城區之間,垃圾一樣不能轉移。只有在這個公平的基礎上,一整套垃圾處理系統才能有效地建立起來?,F在,不僅我們離這個標準還很遠,歐美發達國家也說一套做一套,不停地向不發達國家轉移垃圾?!芭欧耪哓撠熤啤边€真是一個比較遙遠的未來!


    系統演化

    在確立好基本原則之后,日本的垃圾處理系統就開始快速演化。日本的垃圾分類制度幾經變化:

    • 1930年,東京曾將垃圾分為廚余垃圾和非廚余垃圾;

    • 1973年,垃圾分類變為可燃垃圾和不可燃垃圾;

    • 1974年,廣島提出可燃垃圾、不可燃垃圾、資源型垃圾、大型垃圾及有害垃圾五種分類。

    • 此后,1993年開始回收瓶罐,1994年回收大型垃圾,1997年回收塑料飲料瓶,2002年起設立熒光燈管定點回收。在家電和電子產品興起之后,日本又開始建立家電和電子產品回收系統。

    日本的廢舊家電資源循環利用以有效利用資源、對有害物進行無害化處理為目的,并不斷提升處理技術,不僅回收率高,處理量巨大,整個回收系統的運行也非常穩定。據日本環境省2011年日本廢舊家電回收情況報告顯示,日本《家電回收利用法》自200141日實施起這些年,廢舊家電回收利用率連續呈現上升趨勢。

    數據顯示:空調回收率為89%(法定標準為70%),顯像管電視為79%(法定標準為55%),液晶和等離子電視為83%(法定標準為50%),冰箱和冰柜為79%(法定標準為60%),洗干一體機為87%(法定標準為65%),全部超過了法定標準。

    良性循環

    目前,日本的環保系統,已經進入良性循環。垃圾的處理與回收計劃性之強,全球獨一份!

    在日本,垃圾的收集和轉運由各個區自己負責,各個區會根據產生垃圾的種類以及垃圾產量的季節性變化制定詳細的收集計劃,對垃圾收集點的設置及收集頻次進行合理的調整。對于部分收集運輸范圍較大的城市,通常會設立垃圾中轉站,以便把垃圾從中小型車輛轉載到大型運輸車輛,因此提高了垃圾收運的效率。廢棄物處理產業中垃圾收集運輸的費用所占比例極高,因此通過提高垃圾收運的效率可以削減經費負擔,并且可以維持及提高公共服務的質量。


    巴塞爾公約:全球環保體系何時練成?

    就在本文寫作過程中,從瑞士的日內瓦傳來消息:2019年5月10日,在日內瓦,186個《巴塞爾公約》締約國一致同意修訂公約,將塑料垃圾納入管控范疇。不再允許發達國家將他們的“塑料垃圾”隨便丟給發展中國家處理!

    《控制危險廢料越境轉移及其處置巴塞爾公約》簡稱《巴塞爾公約》,該公約于1989年在瑞士巴塞爾召開的世界環境保護會議上通過,1992年5月正式生效。旨在遏止越境轉移危險廢料,特別是向發展中國家出口和轉移危險廢料。公約要求各國把危險廢料數量減到最低限度,用最有利于環境保護的方式盡可能就地儲存和處理。

    公約明確規定:如出于環??紤]確有必要越境轉移廢料,出口危險廢料的國家必須事先向進口國和有關國家通報廢料的數量及性質;越境轉移危險廢料時,出口國必須持有進口國政府的書面批準書。

    1995年《巴塞爾公約》的修正案禁止發達國家以最終處置為目的向發展中國家出口危險廢料,并規定發達國家在1997年年底以前停止向發展中國家出口用于回收利用的危險廢料。

    而此次修訂該公約,將是“歷史性”的時刻。因為這意味著世界絕大多數國家從此都要關注塑料垃圾的處理,這對于保護環境,減少塑料垃圾的污染和提升人們對于塑料垃圾污染的意識來說,都有莫大的好處。畢竟,各國都意識到了大家都是地球的一員,都需要對人類共同的環境負責。

    然而,在這需要體現大國精神,需要對全人類負責的場合,美國政府卻再次站在了世界的“對立面”——“幾乎世界上所有的國家都同意減少塑料垃圾,除了美國!”(英國《獨立報》的標題)。這種毫不遮掩的無恥,讓全球環保體系的練成遙遙無期……


    英國《衛報》的報道就指出,自從中國在2017年開始禁止以塑料垃圾為主的洋垃圾進口以來,亞洲諸如泰國、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和菲律賓這樣的東南亞發展中國家就成了美國等發達國家傾倒塑料垃圾的對象,害得不少這些國家原本綠色的村莊在短短1年里就變成了垃圾成堆的“垃圾場”。

    如果我們回過頭來看 “東京垃圾戰爭事件“,就不難發現“排放者負責制”的重要性了。它可以說是整個環保體系的基石。只要存在著 “垃圾的可轉移”、“垃圾的可付費處理”、“垃圾處理算經濟賬”,一個完善的垃圾處理體系就無法建立。任何一個不公平的火星,在未來都可能燃起熊熊大火,“大不了一起完蛋”就是最后的終局。

    在日本48年前就解決的事情,日本人“總怕給別人添麻煩”的羞恥文化,與美國霸道得一點都不遮掩的無恥形成了最醒目的環保風景線。

    “垃圾的可轉移”是一種極大的誘惑。盡管日本建立了如此完美的垃圾處理體系,日本也將回收后的塑料垃圾作為原料出口到中國。在我們禁止洋垃圾進口之后,這些經過日本人嚴格分類處理后的垃圾廢料,日本人也感覺難以消化。由此,只有在“誰污染誰治理”透徹地執行之后,人們才會有切身體會,才會真正減少塑料的使用,一個真正完美的環保體系才會練成。

    單單宣傳環保而不減少使用量,最后還是會引發整個環保系統的崩潰。我們真應該徹底反思我們做環保的方式方法,不應該天天勤于表達環保意愿,而不采取有效的行動。至于美國那些天天坐著私人飛機到處去做環保秀的大佬們,我們真應該讓他們閉嘴!如果有可能,真想給他們設計一個比賽:在塑料垃圾中極限生存,看看他們能在自己制造的塑料垃圾中生活多少秒?!


    轉載自微信公眾號:邵鵬  秦朔朋友圈  如有侵權,請立即聯系刪除

    返回頂部
    天空彩票与你同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